用科技助力煤炭运销
产  业  提  质  增  效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煤炭:一级能源中的“黑色黄金”

煤炭作为最基础的能源之一,为中国社会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总额为2830.3亿元,与2018年相比下降约2%,2020年煤炭价格前低后高,疫情缓和后煤炭复产较快。

近年来国家积极推进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落后产能,将优质资产集中于高效经营的企业。2019年全国生产原煤31.91亿吨,同比增加6.25%。其中,国有重点煤矿产量达到18.93亿吨,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六成。

11月15日至来年的3月15日是北方传统的供暖旺季,根据wind统计,2019年11月至2020年3月,供热需求的动力煤月均消费量为3953万吨,比4-10月淡季月均消费量1296万吨多出2000万吨的消费增量。随着北方供暖旺季来临,煤炭产业链有望迎来新一轮的爆发期。

煤炭:一级能源中的“黑色黄金”

煤炭是植物遗体在覆盖地层下压实、转化而成的固体可燃性矿物,煤炭生产企业先对各种煤炭进行开采、洗选和分级。经处理后,合格煤炭被外运至其他消费地。

中国的能源资源整体呈现“缺油少气多煤”的状况,煤炭资源较为丰富,但地域分布特征明显。煤炭行业具有资源分布不均、行业市场空间大、产业供应链条长、产品非标化等特点。

煤炭行业供需拐点出现在2018年底,由此转入供需宽松的阶段,价格呈现中枢下沉的趋势。

在2019-2020年价格的运行中出现较大的事件性冲击,如榆林矿难、疫情和进口配额,使得价格下行的斜率遭遇多次波折。

煤炭:一级能源中的“黑色黄金”

煤炭产业链主要由煤炭开采、煤炭运输和煤炭消费三个环节组成。

煤炭企业以产品划分,分为动力煤、焦煤、无烟煤三类生产企业。

动力煤主要对应下游为火力发电,为最主要需求领域。其次是焦煤,其主体是焦化厂,进一步加工成焦炭后主要用于高炉炼铁,在需求中占比约18%,其他煤炭品种及煤泥等产品主要应用在煤化工、建工及其他民用领域;无烟煤下游主体是化肥厂。

虽然电厂、焦化厂、化肥厂需求背后的本质分别为工业生产强度、建筑活动强度和种植强度,但由于动力煤、焦煤和无烟煤在中间煤种或者说原煤的选洗环节存在一定的调节空间,使三个产品中具备一定程度的替代性,导致煤炭价格基本锚住体量最大的动力煤价。

中游煤炭运输方式以铁路运输(铁路直达、铁水联运)为主、公路运输为辅。下游煤炭消费包括电力、冶金、化工、建材四大行业,这四大行业对煤炭的消耗量约占国内煤炭总消耗量的88.7%,追溯到煤炭产业链的终端主要是房地产和基建投资。

自8月中旬以来,焦企累计实现了6轮提涨,累计上涨300元/吨,当前山西、河南、山东、河北等地去产能和环保限产等因素继续压制焦炭产量,焦企焦炭库存仍处于偏低水平,下游钢厂开工率在高位,焦炭市场短期内处于供应偏紧局面,机构预计短期价格易涨难跌。

煤炭:一级能源中的“黑色黄金”

我国煤炭资源空间分布呈西多东少、北多南少特点,2016年我国实行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以来,全国的煤炭生产重心逐步往“三西”地区集中。

内蒙古、山西、陕西、新疆、贵州是我国煤炭产量前五大省份,2019年内蒙古自治区原煤产量达103523.7万吨,占全国原煤总产量的28%;山西省原煤产量达97109.4万吨,占比26%;陕西省原煤产量为63412.4万吨,占比17%。

2019年全年,我国山西地区实现原煤产量8.27亿吨,同比增长10.16%;陕西地区实现原煤产量5.62亿吨,同比增长5.02%;内蒙古地区实现原煤产量8.73亿吨,同比增长9.78%。同时,三省的合计煤产量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70.91%,占比较上年提高了2.32%。

2020年底,在建煤炭产能4.4亿吨,在建前三省份分别为山西、内蒙古和新疆,占比分别为34%、27%、13%。

煤炭:一级能源中的“黑色黄金”

就眼下而言,山煤国际转型新能源,陕西煤业尝试新能源新材料的股权投资,各自都有斐然的成绩。

据陕西煤业三季报,陕西煤业20Q3实现归母净利润64.9亿元,同、环比分别增长102%、147%,税前利润97.9亿中有36亿为投资收益——通过朱雀信托持有的隆基股份3.88%股权到期清算。

在极强的现金流支撑下,当下的煤炭企业具备转型的经济实力;结合能源结构发展的趋势,企业资源扩展的空间较为有限,转型的迫切性也较为突出,因此其积极的尝试显得尤为珍贵,也值得重点关注。

当煤价运行在“保供应”与“稳煤价”对应的黄色区间时,煤炭企业呈现出高回报、高壁垒、弱竞争和营收低增速的特征。

从全口径的角度看,全国原煤产量进入低增速区间,行业营收增速也基本靠近零值,企业发展的利润基本围绕价格波动展开。

煤炭:一级能源中的“黑色黄金”

作为一级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对煤炭的需求长期存在,随着海外主要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复苏,海外动力煤价格有望复苏,进口动力煤价格上行,对国内的动力煤价格压制有望减轻。

煤炭行业在供需结构性偏紧的背景下进入2021年,供给端增量主要源自于内蒙反腐对煤炭生产冲击的消退和疫情消退后的恢复性生产,需求端则是来经济复苏带来的用电量增速的抬升。

发表评论